星慕

礼物与祝福

见题目知贺文系列。
节都过完了贺文才来系列。
ooc属于我,角色属于世界
  王耀醒了。准确的说,是被疯狂的手机提示音吵醒的。

  今天是他的的生日,而寿星有赖床的特权。于是,当王先生打开手机,时针那栏已经是两位数了。他划了几下屏幕他,点开那些闪着红点的邮件,一封封读起来。

  “Happy Birthday!哇哈哈虽然本hero不怎么喜欢你,但生日快乐啦!”“来自太平洋另一岸的某个笨蛋的”。王耀平静的想,并点向删除。“Happy birthday.我邮了红茶给你,下次一起。”王耀笑了笑,看向前几天到的快递。

  下一位是法式红酒的赠送者,然后是三文鱼寿司的,再是还不忘写上“是自己腌的哦”的备注的泡菜的……最后,是一份精美的凤梨酥。

  王耀来来回回的翻了几遍,也没有看见桌上那瓶伏特加的主人。他叹了口气,下床拾起来那瓶没有任何包装的伏特加。“可真是普通啊。”王耀想。

  门铃响了,王耀打开门,发现一瓶包装精美的Stolichnaya(伏特加一种)正待在门口。

  和它那为恋人从遥远北国赶来的主人。

  “С Днём Рождения”那个人笑着说。

求本!

入坑晚了,本子不多。
所以!如果有要出me本的小可爱的话,请让我看见你们的双手好吗!!!
最好不要捆其他cp的本QwQ

Re 论坛 采访与当事人(下)

呼,这篇庆祝 @泽莫大大后援会会长 归来的贺文终于写完了!(从七月中写到了八月末,你可真可以,而且墨者写作真是好东西……)开学前的最后一更,祝我初三能活着回来吧。
老样子,ooc预警!

   听证会过后,爱德华多常有晃神的时刻。
   比如说现在,魔笛手取得了不小的成就,在新租的办公室 里举行庆祝派对。而主角理查德喝不了酒,正站在人群中,与大家一起笑。

  顶着一头卷毛的青年,站在人群中央,松开了常皱的眉头,拍着手,傻乎乎的笑着。这是爱德华多刚进门时,看到的景。

  有那么一刹那,现实与记忆交融,两只卷毛的身影逐渐重叠。

  “记者说的没错,他们是很像。”爱德华多有些模糊的想。

  不过,被他注意的人并没有放任他沉浸于回忆。“华多!”理查德向他扑来,却重心不稳,不过,在亲吻地面前被急忙扶住。他一把抓住扶他的双手:“成功了!我们成功了!华多,公司成功上市了!”

  旁边的贾里德看着自家ceo突如起来举动,挑了挑眉。

  爱德华多没注意到贾里德的异样,他正忙着安抚面前激动的小卷毛。“祝贺你,理查德。”爱德华多扶他站好,“我真正的ceo先生。”

  这回挑眉的,可不止贾里德。

  派对进行到很晚。中途因为太吵,爱德华多拿着酒杯,向理查德他们示意了一下,去了阳台。

  外面灯火通明,夜晚的硅谷也还是那副老样子。入秋了,晚风渐凉,酒意吹散了大半。爱德华多就那么站着,默默的看着,这个曾带给他痛苦与荣光的地方。

  很快,理查德也加入了吹冷风的行列。

  他并肩站在爱德华多旁边,头上的毛软乎乎的,与它主人一样。直到这时,爱德华多才惊觉,其实理查德与自己一般高,只是他气势太弱,显得有些小。

  “而马克正好相反。”爱德华多低喃。心中浮现另一位卷毛的身影,某个同在硅谷,但“气场两米八”点卷毛。

  他似乎被这个形容逗笑了,嘴角微微勾起。

  理查德端着果汁,注意到他突然的微笑。或许是不想打破这久违的静,他未开口,只是向爱德华多投去疑惑的眼神。

  爱德华多摇了摇头,只是看向远方的车水马龙。

  理查德也不再问,他已习惯爱德华多偶尔的沉默。或者说,理解了。

  其实两人相识最初,是理查德先搭的话。当时他在哈佛的一个小酒馆了,不知道是怎么的,竟然鼓起勇气,向一边默默喝酒的花朵问了好。“是因为他一直在盯着我看,我只是去问一下。”理查德在心中这样向自己解释。

  然后他就收到了名片。上面大大的印着“Eduardo Saverin”。

  “ojbk吧,我明白了。”理查德就算再不怎么关心,那起天价离婚案也是有所耳闻的。而当时的另一位主角,与自己一样,也长着一头软软的卷毛。“他应该也是因为这个吧。”理查德看着旁边醉倒的男人想。

  然后那个醉倒的男人,再又喝了一杯后,倒在了理查德身上。

  之后就更魔幻了,在他的卧室里醒来的男人为之前的失态拼命道歉,然后意外发现了自己写的代码。然后自己就稀里糊涂的获得了资金,稀里糊涂的来到了硅谷,稀里糊涂的创立了魔笛手。

  再往后,就是一次次的斗争,拼命与逐渐习惯了男人的沉思,并且,有些心疼。

  但最近,准确的说是在两个月前发现那个论坛开始,心疼中就又填了些东西,酸呼呼的。像不小心咬了口柠檬,也像心仪的珠宝,被别人分走。

  这不太妙,一个多月前,意识到的理查德想。

  理查德并不是情愫除开的小男生,好吧,虽然也没差多少。但他知道这种不对劲的感觉意味着什么。

  他似乎,恋爱了。

  也就是说,他爱上了他的投资人、他亲爱的朋友;爱德华多.萨维林先生。还是暗恋。而他的投资人先生,却似乎意识到什么,像在躲着自己似的,而且显然没有忘记……

  “你们真的很棒。”爱德华多突然开口。“啊,哦,谢谢华多。”理查德从回忆中惊醒,再次回到平静的现实。

  “华多……”理查德有些迟疑的叫住准备回房的身影。“嗯?”华多停住脚步,转头看向他。

  “在你眼里,我与马克...真的像你在采访中说的那样吗?”

  爱德华多愣了愣,才想起他说的是那次采访。

  “当然。”爱德华多笑道,“你是你,马克是马克,唯一的相同点只有卷毛。而且,手感也不一样。”说完,他还顺便揉了揉那头卷毛 。

  “但你经常看着我,陷入回忆。”理查德说。他有些颤抖,一方面是为说出心底的想法,一方面是为接下来要说的话。

  爱德华多似乎想要解释,却被理查德打断。“你喜欢他吗,或者说,爱?”理查德问道。他没有点明,但谁都知道,他说的是谁。

  “有一点吧。”爱德华多又回到阳台边,苦笑道,“毕竟,很少有人与朋友在决裂后,痛苦到这种地步。”

  “那如果我与你决裂了呢?”理查德握紧酒杯,“你会如此痛苦吗?”

  爱德华多一惊,他认真的看着理查德的眼睛;“发生什么事了吗?为什么说这种话——”

  “我喜欢你,华多。”理查德打断他说到,“或者说,我爱你 。”

  “……我知道。”爱德华多叹气,“从很久之前我就知道。我只是不清楚,我能否这么快再开始一段关系,竟……”他没有再说下去,但理查德知道,是因为曾有人在他心上,开了一道口子。

  而自己与那个人,又是如此的相像 。

  “那可以,试试吗?”理查德咬了咬下唇,试探道。时间是可以抚平旧爱留下的伤,但新的感情,或许也可以。而且,多一个人分享伤痛,总比一个人扛着强。

  理查德在赌,在赌华多也想到过这点,在赌华多对自己,也有一点点,超脱友情的情感。

  而当他看见华多又叹了口气,但却含着笑意时,他明白,他赢了。

  然后,他听见华多说:

        “好”

  

  

  

  

  

出本,《重生为龙》

这里出黑塔利亚aph耀all《重生为龙》QwQ

学生党想要回血QwQ喜欢的太太出新本了而且小裙子还有尾款QwQ

现在《重生为龙上》拆了但九成新,而为龙下未拆!小赠品(手链吧?)也在!要的话我送小礼物给你(。ò ∀ ó。)

当时在某宝上大概是一百多买的,现在价格私聊吧。
近的话半包邮,远了不包。
微信支付宝都行!(最好支付宝QwQ)

出本!

这里出杯拔本《难关》,70r,不包邮。
本子九成新但番外折了折,要的话我给你加小赠品QwQ

呜呜呜因为考级删了lofer,没忍住回来结果太太都更了,真好QwQ

RE论坛,采访与当事人(中)


《硅谷》的理查德×《社交网络》的爱德华多。OOC预警
给太太 @泽莫大大后援会会长 的贺文,拖了超久。
本来是准备分上下,结果补课班老师一讲题灵感就突突的冒。
不知道有没有中下……

“爱德华多.萨维林先生!请问您为什么再次回到硅谷?”某次采访活动中,记者将话筒递向爱德华多。

他有些庆幸这个问题并不刁钻:“我想你应该了解,理查德与我是很好的朋友,而他的公司潜力十足。我这次回到硅谷,是为了帮助他而来。”

但他忘记了,这个记者来自一个娱乐小报。

“那重新回到硅谷,是否说明您与马克.扎克伯格的关系有所缓解?”娱乐记者就是娱乐记者,她最了解人们的八卦重点。

F**k.爱德华多僵了一下,压下那些鬼知道什么情感,尽量得体的答到:“我与马克一直都是很好的朋友,并不存在关系缓解这一说。”他回答的时候,笑的甜甜的,像是在拼命证明自己没有说谎。

“鬼信啊!”在场的记者在心中怒吼着。

“最后一个问题,爱德华多先生。”另一个记者一把拦住想要离开的爱德华多。

“好极了,这可不是什么娱乐小报,这是娱乐大报。”爱德华多面无表情的站好,准备迎接新的刁钻之问。

“您最初是因为在理查德身上看见了马克.扎克伯格的影子而关注他的吗?毕竟两人之间有如此之多的共同点。”

对于马克与理查德的共同点,爱德华多想了想。却发现,他的脑子里只有那两坨软乎乎的卷毛了。

或许是又想到什么趣事,他笑着答:“对于我而言,他们俩除了都是卷毛,没有什么共同的之处。”“而且,手感也不一样,理查德的更软一些。”华多在心里补充。

“哇唔,真是精彩。”吉尔菲尔看着最新的娱乐小报。
“啊...”爱德华多呻吟了一声“你闭嘴吧。”
“可不是”贾里德正看着其他小报:“《爱德华多.萨维林重归硅谷——为了理查德》《他俩对于我是独一无二的——爱德华多评价马克扎克伯格与理查德》”
“噫~”迪尼西拿过旁边的牛奶,举向爱德华多“敬娱乐头条。”
“其实,也有些正常的吧。”爱德华多觉得还能再抢救一下:“《我们一直是朋友——爱德华多承认与马克扎克伯格关系破冰》”
“爱德华多眼神躲闪,神色僵硬。尽管说关系正常,但真实情况有待商议。”贾里德念出那篇报道。
“话说,理查德呢?还没起吗?”爱德华多尝试着转移话题。
“可能是在外面跑圈吧。”迪尼尔看了看窗外,语气不太确定。
“哈?”
“早上他情绪太激动,就把他赶出去了。”吉尔菲儿补充道:现在还没回来”
“行吧。”爱德华多站起来,冲他们找了找手,走进工作间。“我先进去了啊。”

他走后,几个人沉默了一会
“所以,不告诉他理查德是因为先读了报纸而激动不已的吗?”贾里德问。
迪尼西与吉尔菲尔同时耸了耸肩。
TBC

RE 论坛,采访与当事人(上)


是《硅谷》的理查德与爱德华多的同人,也是给太太 @泽莫大大后援会会长 归来的贺文!(晚了超级久还分了上下,我怕是废了吧……)
me有提及!
半论坛体!
ooc极为严重!

论坛:

1L
话说,“不可说”先生,是来硅谷了吗?[图片][图片][图片]这个背景,是机场吧?

2L
嗯对,爱德华多最近是在硅谷,这应该是接机时有人偷拍到的。

3L
等等!第二张右下角,那一撮特别眼熟的卷毛是谁?!

4L
是我想的那个人吗?他去接机了??!

5L
怎,怎么甜甜的?我我我好像闻到了糖的味道,是ME发糖了?!

6L
不行了不行了我要下楼去跑圈,啊啊啊啊有生之年啊,哈佛小怨偶发糖了啊啊啊啊!

7L
楼上清醒一点!Wardo投资新公司的ceo也是卷毛!〔图片〕而且看照片至少要180呢,Facebook的那位emmmmmm...

8L
噗,楼上又是Wardo又是身高梗,还想要电脑吗?不过,6L要不直接上天台溜溜?

9L
(๑ १д१)

10L
楼上编程编傻了吧?《爱德华多.萨维林重归硅谷,加入魔笛手》这段时间媒体都疯了。

11L
对,他还专门从哈佛赶过来,以投资人的身份帮助魔笛手来着〔图片〕〔图片〕

12L
这个“专门”……

13L
楼上闭嘴(▼皿▼#)不过为什么我觉得,这几张合照,有点,甜?

14L
这个对视,这个搭肩,这个耳边低语,这个挡在身后啊啊啊啊大家好,现在我是re女孩!

15L
楼上的re女孩好啊!来啊来啊再吃点糖!〔图片〕〔图片〕〔图片〕

16L
!!!

17L
!!!

18L
!!!

19L
呜呜呜他们两个也太可爱了吧!花朵陪在将理查德身边,严肃而认真的为魔笛手拉投资。理查德在拉到投资后激动的将花朵一把搂甚至抱起!我的天这个含糖量!

20L
楼上平静一下,太长了读起来不舒服……其实这个算re的日常的(跑掉)

21L
所以大家来磕re嘛,这可是一对只要有狗仔就有糖吃的cp哦!

22L
呵呵,想当年哈佛小怨偶可是只要是校友就会被甜掉牙呢……可现在……

23L
请23L闭嘴。不过,卷毛,硅谷,创业,编程,投资,合伙人……

24L
以及主角,爱德华多.萨维林先生

25L
请楼上们闭嘴(▼皿▼#),但脑子里突然出现那么多狗血同人是怎么回事???

26L
同25L……所以综上所述,花朵有可能将理查德视为马克的…

此贴违规,已被删除。

“噗”吉尔弗尔关掉论坛页面,看向对面的ceo,“黑掉干嘛啊,看她们怎么评价你们的‘友谊’不是很有趣吗?”他还故意加重了友谊这个词。
“她们误会了。”理查德低着头。他终于停下敲打键盘的手,拿过一旁的文件。
“呵呵”贾里德拿走了批好的部分。

“是误会你与华多的关系,还是,华多对你的好的原因呢?”

TBC

贾里德:皮



邀请 双格温(格温侍/格温蜘蛛)大概是个,暗恋向的小甜饼?

        格温侍是中文格温,而格温蜘蛛是Gwen
        ooc预警
        想看她们两个甜甜的相处而已……
  
      傍晚,郊外的废弃工厂:
      “咦。黏呼呼的···”格温用刀撑着自己,从洒落一地的绿色“血液“站起来。她抬起脚,斩断鞋子上的“粘液”与藤蔓。它们掉在地上,竟蠕动着,四散的逃向远方。
      “这是要干什么啊,触手play?这不是全年龄向漫画吗,哇呜,小孩子看到没事得吗?”格温一边装了些黏液在瓶子里,一边吐槽着:“不过为什么是我啊!明明另一位格温小姐更合适好不好?长得可爱人气又高,身材还那么辣!这些编剧是怎么想的······”
       等一切收拾的差不多了,她又以身后疯狂蠕动的“触手“们为背景,照了张相。“任务完成~”格温将照片和邮件编辑好,发给某人。
       对方也不含糊,丰厚的佣金立刻出现在她的账户上。
       看着多出来的几个零,格温的心情明显好了不少。随口编了几句小曲,并大肆赞扬了一下另一位格温小姐辣到爆的身材。
       “呃,或许我该说声谢谢?”格温速转过身去,看向声音发出的方向。熟悉的白色紧身衣包裹着优美的曲线,巨大的蛛网固定在上方,像是一副洁白的翅膀,让她悬在空中而不落下。(嗨,你写的真烂不画一下的吗?格温注。我是个写手啊为什么要画?还有你不要随意打破第四面墙啊啊啊啊啊!作者注。切,没劲。格温注。)
       “你,在这里多久了?”格温没心没肺的打着招呼,一边将小瓶偷偷放入口袋。
       “嗯,大概在你说我人气高身材好的时候?”Gwen跳下来,站在格温侍面前。她当然看见了格温的小动作,但她并不怎么在意。
        毕竟,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。
        “那你来这里是有什么事吗?呃,我是说,废弃的旧工厂可不是什么好的散步地点。”噢上帝啊,那可是蜘蛛格温!自己最喜欢的英雄之一!在背后当痴汉被抓个正着就够糟糕的了,为什么自己还会说出这么不礼貌的话啊啊啊!她会讨厌我的吧!(“没关系的,你的情况大家都了解。”作者注.“滚”格温侍注。)
       “呃,蜘蛛感应告诉我有危险。”Gwen并没有到格温的纠结,她显得有些心不在焉。“假的。”Gwen在心里说。
        “啊哈。”格温似乎相信了这套说辞。松了松原本紧握着刀的手。“这儿已经没什么了,不过——”
         Gwen的心猛地一紧。
        “下次可不能用手榴弹对待这些黏糊糊的东西啦!”格温用脚踹了踹傍边正在蠕动的“触手”们,做了个鬼脸:“这可真恶心,不是吗?
        “Yeah.”Gwen似是被她的鬼脸逗笑了。“是挺恶心的,不过,也还蛮可爱的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可爱?”格温看向疯狂蠕动,想要离自己远一些的“触手”们。她发誓,刚才她看过去时,这些小东西哆嗦了一下。哦,速度比刚开始还加快了不少。“好吧,小小的一点,伤不到人,是挺可爱的。不过,这些东西也不知道是什么,我装了一点,带回去找人研究一下。”顺便去大赚一笔,格温心想。
         Gwen知道这些东西最终会到哪里去,但她现在并不在意 。
         两人不再说话,尴尬伴着灰尘在空气中弥漫。仓库顶上微弱的灯应景的闪了闪,突然灭了。“这的确不是一个合适的谈话地点呢。”格温想。
         算了,到说再见的时候了。“那就下次——”“对了,你这周末有时间吗?”Gwen突然打断她的话。
        “哈?”
        “下周末有个派对,很多女英雄都会来。你,要不要试试?”
        “派对?女英雄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啊对,卡玛拉(惊奇女士)、辛迪(蛛丝)、凯特(鹰眼)……她们都会来。哦,好吧其实就是女孩子的聚会”Gwen有些泄气的说出实情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啊,不是。我的意思是,不只有咱们两个是吗”格温撇过头去,看向地上的“触手”们,显得有些心不在焉。(也有可能是失望或害羞哟~作者注。滚。格温侍注)
        “哈?”
        “没什么。放心,我会去的!”格温笑着,挥了挥手,蹦蹦跳跳的融入黑暗。
         偌大的仓库里,再一次只剩Gwen一个人。她一直站在那里,就像几个小时前等格温时,躲在角落里一样。不移动,不出声,像与黑暗融为一体。直到,格温的脚步消失在远方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呼……”白色的面罩被摘下,露出灿烂的金发与姣好的面容。Gwen蹲下,用手捂住发烫的面颊。“如果,只有我们俩个,你,会答应吗?
          废弃的仓库中,无人应答。

蛛丝:???请人去个聚会你紧张成这样?又不是要你请她去约会!
“触手”:???我做错了什么?为什么一顿暴打后还要吃狗粮?我不过就是一个不小心变异的植物啊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QwQ

大概,有后续?

啊,其实这篇文之前就在写纸稿了,结果修修改改修修改改,这几天才打成打成电子版(而且边打变改……)过程有点艰难,改了很多遍都不是想要的感觉,就一直在改……
其实还想着再改(拖)改(拖),过几天正式成稿呢……但是!我最喜欢的太太 @泽莫大大后援会会长回来更文啦!就当是庆祝,熬夜把它弄出来了!嘻嘻嘻(♡˙︶˙♡)
毕竟,今天也要努力离太太更近一点呢(。ò ∀ ó。)